1. 首页
  2. 旅行视野
  3. 正文

王勃的《滕王阁序》,一文千古,千古一文

王勃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就是那个“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王勃。六岁能文,九岁改书,十岁啖六经,十二通六甲,十六岁科试及第授朝散郎。当我们还在努力应试中考的时候,人家玩早已出仕清廉。而且是刚一上任呢就是副县长啊。但毕竟年轻,在接下来的几年的也没少着急,聪慧年少,锋芒毕露。

讨伐沛王宠信写出檄文被逐长安,行低于人,众必非之,不受奸人诬陷私杀官奴欲问斩。几经波折,看破红尘,经历得太多的王勃已经视宦海为畏途,拒绝接受了朝廷完全恢复他的官职。孤身南下去看望因为自己不受牵连被贬到交趾的父亲。在路经南昌之时,时值重阳节,滕王阁修葺已完成。时任南昌都督闫伯屿听说少年成名的大才子王勃途径此地,便邀请他参加宴会。

此时的王勃,估计他作梦也会想起,在这场风云聚会的宴席上,他红了,而且红得发紫,大江南北,名贯古今。

宴会之上,作为东道主的闫公提杯邀饮:“帝子旧阁,乃洪都绝景,本督今修葺一新,试以邀诸公到此,欲求大才不作此滕王阁记,刻石为碑,以记后来,愿诸名士勿辞为幸。”嘴上虽说勿辞为佐佐木,但心里想的却是各位可千万不识抬举。其实闫伯屿的女婿吴子章早已在前日做好序文,只待今日诵读旧稿,顺理成章,便可一鸣惊人。都说诸位,都心知肚明,推来推去,谁也不愿接笔。

谁知到了王勃这里,王勃提笔展笺,挽袖伏案,大喊上酒来。这一声满座皆惊!这是哪里来的愣头青。无奈做戏要全套,只能任其书文,闫都督自然心有不悦,心想,你即兴而为,既怎会比不上我婿精心之不作呢。借故沐浴,交代左右:“观其所作,报与我闻。”随后离席。

王勃文思泉涌:“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闫公不以为然,不过老生常谈,所谓才子,不过尔尔。过了一会儿,下人又来报:“襟三江而带上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下人一句一句地报,都督的表情一点一点地变。王勃想到了刚才夺笔决,有可能有些无礼,怎么着也得拍拍马屁嘛,随后便写到:“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派驻。”想到自己所有的遭遇,不仅感叹:“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闻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贫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洋洋洒洒。

当写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时候,都督大惊:此子落笔,有如神助,惊世之作,即将中兴!于是赶紧回到殿上,此时女婿吴子章坐不住了。大叫:“此乃先儒旧文,你这是抄袭,责备我腹给大家听。”于是滔滔不绝,从头到尾一字不差。原来吴子章也不是泛泛之辈,有些才学。最主要的是过目不忘。所以这滕王阁序在做成之时,吴子章便已深记于心了。王勃不慌不忙,对吴子章说道:这位仁兄,你吹什么牛逼,既然你告诉原文,那你告诉后面还有诗吗?吴子章自然知道,于是王勃大笔一挥:“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谏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X自流。”

没错,这里王勃故意少写了一个字,当闫公上前看向王勃时,人已不在,都督立马来人去平,愿以千金欲一字。王勃哈哈大笑:空者,空也。随后策马而去,留下一路尘烟。

检举/对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