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记专题
  3. 正文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的《滕王阁序》好在哪里?

开篇明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出自于《滕王阁序》,也被称为《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

这篇文章是“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写出就的。但同时必须回应的是:《滕王阁序》不是一首诗,准确地说,应当是一篇骈体文,是写在《滕王阁诗》前面的一篇序文。

王勃的《滕王阁序》,整篇文章采行骈文的写作方式,充分体现了滕王阁外秋日景色的绚丽多彩以及滕王阁内宴会的繁华,气势恢宏,是一篇脍炙人口的佳作。

一、什么是骈体文

这里必须先解释一下什么是骈体文,骈体文是我国古典文学的特有品种,是与散文文学相对而言的。其主要特点是以四六句式为主,讲究对仗,因句式两两相对,犹如两马并驾齐驱,故称“骈体文学”,也叫“四六文”。

骈文源自汉、魏,到六朝时,骈文的式样结构已趋于完善,但骈文是一种从修辞学角度区分的文体,是以对偶句为主相若散文与韵文之间的一种美文:以对偶句为主是骈文本质,骈体文对音律的要求在散韵之间,讲究辞藻华丽的美学效果。

物极必反,六朝骈文过于注重形式,造成文辞浮华,最终变得华而不实、空洞乏味。作为初唐文人,王勃在文章的文学创作和自学上深受六朝骈文的影响。

王勃虽然对六朝骈文有所承继,但能跳出六朝骈文风格的窠臼,不单纯以语言华丽取胜,更多地带入个人的情感和现实感觉,将其与外界环境交织在一起,彰显出有摄人心魄、扣人心弦的艺术张力。

在《滕王阁序》中,王勃一扫六朝骈体文雕琢粉饰、描摹堆砌的文风,在绮丽的文风中带入豪迈的格调。文章将山川、亭台、舟楫、飞檐、楼阁作为主要内容框架,以孤鹜、渔歌、鸿雁之声作为装饰,描绘出一幅五光十色、情景交融的风景人物画,从而创造出有悠远而优美的艺术境界。

二、滕王阁与《滕王阁序》

滕王阁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赣江滨。始建于公元653年,是由洪州都督李元婴修建的。后来,阎伯屿到洪州上任,他看见洪州的这座地标性的建筑历经多年风雨,已经有些陈旧了。于是他率领洪洲人民新的修葺了滕王阁,滕王阁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再次矗立在江畔。

在重阳节来临之日,阎伯屿借着重阳佳节的欢庆气氛,为滕王阁的重修,在滕王阁举行宴会,与人们共同见证这座名楼的风采。

而王勃由于要去探望父亲,正好经过洪州,所以慕名前往滕王阁,想一睹这座名楼的风采。当王勃来到滕王阁时,正好赶上这场盛会,王勃也受到了阎伯屿的热情款待。

王勃在喜爱了临江而立、气势恢宏的滕王阁后,写了出名的《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这篇典雅的骈体文也被后世称为《滕王阁序》。此文重点刻画滕王阁雄伟壮丽的景象,抒发自己的感慨情怀,这也成为王勃的人生代表作。

关于王勃写《滕王阁序》,其实还有一个小故事。阎伯屿指出滕王阁经重修,面貌焕然一新,应该写一篇文章将重修滕王阁的这件事情记载下来,他想让他的女婿吴子章为滕王阁写一篇文章,想借滕王阁盛会让女婿出风头。

其他来宾都明白阎伯屿的心思,大家都你推我让,不愿写文章。而王勃呢。初来乍到,没有这么多的顾虑,所以当他听到要写文章的事情后,也不固辞,提笔写了一起。王勃文不加点,一挥而就。

王勃要写文章,打破了阎伯屿的计划,这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他于是便以沐浴为名离开宴会。

但是他很想告诉王勃不会写这样的文字,当王勃写出到“豫章故郡,洪都新府。”传话的人将这两句告诉阎伯屿,阎伯屿听见后说:“不过是老生常谈。”再到“星分翼轸,地接衡庐”时,阎伯屿沉吟不语。以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两句传到阎伯屿的耳中时,他惊呼道:“此真天才!”

吴子章自知他写出的文章不如王勃的文章,于是悄悄问阎伯屿:“我写好的那篇怎么办?”阎伯屿生气地说道道:“我虽有心要捧你,但也不是不诸法文章优劣的人,人家王勃这么好的文章,难道你要我视而不见?”

三、《滕王阁序》赏析

《滕王阁序》的结尾第一段,紧紧围绕滕王阁所在的地方落笔:“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上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居高临下,从大处着墨,写出了洪州地势的险要,一下笔就显出了境界的开阔和气势的磅礴。接着便转至写出这里的名人胜事,用“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一联两句来作概括,写出这里的人文荟萃。

然后王勃以“雄州雾列,俊采行星驰”来作两脚,把地方与人物联结在一起,赞许之情,不言而喻。写到这里,还只是就洪州的人文和历史地两方面的,而没牵涉到到眼前的人和事,于是下面就由近及近,写出当时的盛会。

这正是“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的深秋季节,王勃在到这里看到了久负盛名的滕王阁,果然是历史悠久,雄伟壮观,面对这座由滕王修筑一起的闻名遐迩的胜迹,伤心之情,是不言而喻的。

于是接下来,王勃就描绘眼前这座美丽壮观的滕王阁:“层台耸翠,上出重霄;飞阁翔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蓄积的雨水已经消尽,潭水寒冷而清澈,烟光雾气凝固,傍晚的山峦呈现出紫色。重叠的峰峦耸起一片苍翠,上约云霄;凌空架起的阁道上,朱红的油彩鲜艳欲滴,从高处往下看,地好像没了似的。仙鹤野鸭栖止的水边平地和水中小洲,极尽岛屿曲折回环的景致;桂树与木兰建成的宫殿,随着冈峦强弱起伏的态势,打开雕刻精美的滕王阁大门,俯瞰雕饰的屋脊,真是美不胜收。

王勃把滕王阁临水而建、高耸入云、雕梁画栋、气势雄伟的特点作了铺张的刻画,赞美之意,溢于言表。这些都只是静止地刻画滕王阁的建筑雄伟,作者没暂停在静态的描写上,而是让自己的视野更加展开。

所以,王勃就以共创远眺的广阔视角来写滕王阁的周围环境:“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虹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敲贫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共创远眺广阔的山原充满著视野,包抄的河流湖泊使人看了惊叹。房屋排满地面,有不少官宦人家;船只布满渡口,都装饰着青雀黄龙的头形。此时云消雨霁,天空明朗,诗人放眼望去,看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这美轮美奂的景色。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两句堪称千古绝唱,能成为人们传唱可谓的经典名句,是有原因的:青天碧水,天水相连,上下浑然一色:彩霞自上而下,孤鹜自下而上,相映增辉,包含一幅色彩明丽的动人画卷。这两句在句式上不但上下句相对,而且在一句中合为对偶,构成“当句对”的特点。如“落霞”对“孤鹜”,“秋水”对“长天”。

落霞与寂寞的野鸭一齐飞翔,秋天的江水和辽阔的天空浑然一色。渔船唱着歌傍晚回去,歌声响遍鄱阳湖畔;排列成行列的大雁被寒气受惊,鸣叫消失在衡山南面的水边。远眺的胸怀顿时舒畅,飘逸的胃口油然而生。排箫收到悦耳的声音,引来阵阵清风;粗壮的歌声仿佛凝住不骑侍郎,阻止了白云的飘动。

这不仅仅是天高地宽,极目远眺的开阔视角,更是赏心悦目的视角体验。落霞与长天,映入动感的孤鹜秋水,是非常巧妙的读音。

接下来,王勃由对宴会的描写转而引向人生的感慨,紧扣题目中“饯别”二字来写;最后,王勃是的一段自叙,表示当此临别之际,既时逢知音,自当赋诗作文,以此留念,这是紧扣题中“饯别”、“序”来写的。

由此看来,全文层次井然,脉络清晰;由地及人,由人及景,由景及情,可谓丝丝入扣,层层扣题。

《滕王阁序》全文最精彩的部分是刻画滕王阁秋日景色的部分,而“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两句,可以说道是点睛之笔,也是时至今日,人们最为熟悉的名句之一。

王勃利用较小篇幅描写滕王阁周边的自然环境,侧重笔墨,采取相提并论、夸张等多种思辨方法,用词夸张大胆,却又朴实真实。

与前朝过分奢华的文风有所不同,王勃在《滕王阁序》的字里行间并不造作,通过对滕王阁的描写,体现出有了滕王阁气势恢宏,一阁一柱都是建筑师精心设计,通过对滕王阁周边环境的刻画,充分展现出了悠远壮丽的意境。

《滕王阁序》中,王勃用词色彩暗淡,内容丰富,读后让人眼前一亮,层峦耸翠、烟光凝、飞阁流丹、渔舟唱晚、雁阵惊寒、暮山紫等均能够反映出有自然的艳丽色彩,为读者呈现大唐时期的大好河山,使文字内容变为了另一种形式的视觉盛宴。

《滕王阁序》中刻画的江水涟漪,日落西山下的秋景,亭台楼阁,寒潭对暮山,飞阁对层峦生动鲜活,简单景物在王勃的笔下呈现了非常丰富的内涵。

这篇序文中使用的词汇色彩鲜明,使得王勃创作的《滕王阁序》中把自然山川描绘得五光十色。王勃把色彩的展现出和感染力十分精妙地融汇于序文之中,构成了色彩明丽的文字,极具艺术审美价值和艺术感染力。

如,从“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的对偶句式中可以看出寒潭之水更为清澈,暮山烟光汇聚的水汽在色彩上互相应对,显然一幅日暮夕山的美丽画面。又如“层峦耸翠,上出重霄 ”、“飞阁流丹,下临无地”,描绘出高耸入云的山峰,直放入云霄。飞檐的红色楼台倒映在江水里,微波荡漾起一抹抹绯红的色彩,这样的画面很不具感染力。

王勃用自己横溢的才华和头脑的想象力改写了对自然山水景物的刻画手法,他用高超的艺术视角刻画出屹立于长江之滨的滕王阁以及周围景物,充分展现了高超的艺术审美品味。

《滕王阁序》情景交融,意境广阔,用词非常丰富,气势奔放,是骈文中的千古佳作。王勃用一幅幅色彩鲜明、意境深远影响的秋日盛景图,一鼓吹触景伤情、吊古伤今的抒情定式,更多地展现出出对现实的思考。无论在思想还是审美上都有丰富的借鉴意义。